主办:中共开封市祥符区委 承办:中共开封市祥符区委宣传部


追忆安南:联合国不完美,但可以被改善

        8月18日,瑞士首都伯尔尼,联合国前秘书长科菲•安南因病去世,享年80岁。位于美国纽约的联合国总部降半旗志哀。在安南的故乡加纳,总统阿库福-阿多宣布加纳全国进行为期一周的哀悼。
 
        “在许多方面,科菲•安南就代表联合国。他以无比的尊严和决心带领联合国进入了新世纪。”现任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称安南为“一股向善的指导力量”。
 
        >> 访问非洲次数最多的秘书长
 
        安南1938年出生于加纳一个非洲部落酋长家庭。1962年,他在日内瓦以世界卫生组织行政和预算干事的身份加入联合国,又在1986年升任联合国助理秘书长。1990年海湾战争爆发后,围绕释放联合国及其他国际组织工作人员的人质问题,安南负责同伊拉克谈判。1993年,他出任联合国负责维持和平事务的副秘书长,主管联合国在世界各地的维和行动。
 
        1996年,第51届联合国大会任命安南为联合国第七任秘书长。安南也由此成为了联合国第二位来自非洲的秘书长和首位黑人秘书长。5年后,第56届联大批准安南连任,任期至2006年12月31日。鉴于在联合国的工作性质,安南的人生大部分属于“背井离乡”,但他却一直心系非洲。
 
        就任联合国秘书长后,他努力履行国际社会对非洲这个世界上处境极为不利的地区的承诺,他在1998年向安全理事会提出,关于“非洲境内冲突起因和促进持久和平与可持续发展”的报告。
 
        安南的发言永远离不开“发展”和“非洲”两个字眼,他不断呼吁发达国家增加对非洲的援助,减免非洲债务负担;他在世纪之交组织千年首脑会议,制定《千年发展目标》(极端贫穷人口比例减半,遏止艾滋病毒及艾滋病的蔓延等);他与美国大制药厂老板见面,请求降低艾滋病药品的价格。在历任秘书长中,他访问非洲的次数最多。
 
        也因此,在非洲人眼里,安南是受人尊敬的“非洲之子”。
 
        >> 自认最黑暗的时刻是“未能阻止伊拉克战争”
 
        非洲战乱、中东危机、克什米尔争端、东帝汶骚乱、阿富汗战争……安南任秘书长的10年,是联合国维和部队最为繁忙的10年。对于没有任何实际权力、没有可管辖的领土、没有可调遣的军队的安南来说,“斡旋”成为他的主要工作内容。
 
        世界上哪个地方爆发战争或政治危机,哪里就有安南和他的团队的身影,安南也因此将自己的工作形容为“与时间赛跑”。10年间,人们早已习惯了在新闻中听到或看到“安南呼吁”“安南谴责”的字样。他对国际和平的贡献有目共睹,被称为世界上最忙碌的和平使者。他也因此获得了2001年诺贝尔和平奖。
 
        安南在自己任期内最后一次记者招待会上坦言,他在任10年来最糟糕的时刻是,联合国未能阻止伊拉克战争的爆发。1998年,由于当时的伊拉克领导人萨达姆•侯赛因拒绝联合国观察员检查其是否持有化学武器,导致局势紧张。为此,安南亲赴伊拉克首都巴格达,与侯赛因谈判。据媒体报道,那场谈判期间,安南与萨达姆一起抽雪茄,共同讨论伊拉克的未来。萨达姆称他自己从不与联合国的人一起抽烟,但安南是个例外。
 
        经过数十个小时的谈话,安南最终说服萨达姆。在他成功化解伊拉克武器核查危机后,外界称赞他“一支雪茄的青烟代替了炸弹的硝烟”。
 
        然而,伊拉克战争只是被推迟而已。2003年,以英美军队为主的联合部队对伊拉克发起军事行动,美国以伊拉克藏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为由暗中支持恐怖分子,并且绕开联合国安理会,单方面对伊拉克实施军事打击。
 
        “安理会不支持军事行动,我作为联合国秘书长也不支持军事行动,世界上的人们和政府都不支持,但美国军队还是发动了战争。”安南说,“我反对发动伊拉克战争,但未能避免伊拉克战争,最后只能接受伊拉克战后重建工作。联合国驻伊拉克代表也被炸身亡,更令我痛苦万分。”
 
        安南在2013年接受美国《时代》杂志采访时直言:“我最黑暗的时刻是伊拉克战争以及我们没能阻止它。”虽然彼时策划并发动对伊战争的英国前首相托尼•布莱尔和美国前总统小布什曾与安南站在对立面上,但如今,斯人已逝,留下的只有对安南本人的怀念与敬佩。
 
        布莱尔说:“科菲•安南是一位伟大的外交家、一位真正的政治家和一位杰出的同事。”小布什则称安南为“一个温和的人、一位不知疲倦的领袖”,全球都会怀念他。
 
        >> 乐观的“改革者”
 
        除了在国际事务中奔波,安南于联合国本身的影响同样不小。上任伊始的1997年,安南就提出“振兴联合国”的改革计划,呼吁各国达成新的集体安全共识、采取实际行动落实千年发展目标、重视保护人权并对联合国进行机构改革,为联合国注入新的活力。
 
        2003年的伊拉克战争违反了《联合国宪章》,联合国的权威和地位面临空前挑战,很多人甚至开始谈论这个已存在半个世纪的国际组织是否要终结。但安南思考的是如何对联合国做出变革。于是,在那一年,安南倡议成立了“威胁、挑战与改革”高级别名人研究小组,对全球在和平与安全、经济及社会中面临的重大威胁与挑战进行研究,并提出政策建议。
 
        古特雷斯说:“安南为世界各地的人们提供了一个对话的空间,一个解决问题的地方和通往更美好世界的道路。在这个动荡的时代,他从未停止过努力,他赋予《联合国宪章》生命。他的遗产将是我们所有人的真正灵感。”
 
        曾有人说安南的性格过于息事宁人,无法胜任联合国秘书长。安南则对此回应称,他不相信敲桌子或大喊大叫能表现出坚强:“我说话比较轻柔,但我其实是一个坚强的人。”
 
        安南在今年80岁生日时接受BBC采访时表示,“联合国不完美,但可以被改善。如果联合国不存在,世界总得有个类似的机构。我是一个执着的乐观主义者,我会一直保持乐观。”